雨荷轻倾

如若死是必然,今夜,尽欢

    感谢@MusicalHouse 给予我这个珍贵的机会。看着身边下午一点便前来排队的姑娘,姗姗来迟的我内心竟有一丝“多吃多占者的愧怍”。
    6排26座视角。Tatoue-me欢快的旋律中,Flow 竟然来到舞台右侧互动~鼓起勇气给了个飞吻 ~ 我发誓他朝我这边看了一眼。😳 l😳 。第一部分访谈期间,米flo仿佛一直沉浸在他们无声的音乐世界里,二人互相拿起对方的水,拧开,递给对方或痛快地一饮而尽,自然得仿佛呼吸一般。
  米老师的睡玫瑰,出乎意料地令人惊艳,没有追光、没有芬芳,他只是站在那里,失意、落寞与不灭的热情便于颤抖和嘶吼间倾泄而下。米老师对于声音细节的掌控趋于精致,可以说这是我眼中最好的一版睡玫瑰了。
    翻译小姐姐出于激动,语无伦次,获得全组安慰,这一幕非常温馨。然而,之后提问环节疑似走错对象的乌龙 …… 总之,翻译姐姐几乎全程掉线,因而,席间无法理解法语的观众们多少感到了一丝遗憾。
    如果说,一曲睡玫瑰尚且是属于角色莫扎特的宣泄,那么吉他弹唱版的Vivre a en crever 俨然已经成为属于米flo 自己的音乐。轻拢慢捻,转轴拨弦,未成曲调先有情。海德格尔认为,人从恐惧死亡到参透生命终将走向虚无之间需要一个契机,可以说,Vivre a en crever 便是我生命中的那个契机,它带给了我关于生命的本质、生活的本质以及一系列终极问题的深刻思考,虽终能令人释怀,却不免有些沉重。然而,此刻,舞台边缘轻晃的双腿、调整间轻微泄露的响动、停顿间流淌着的温暖对视以及改编过后绚烂的尾音,却让我觉得仅仅是两个青涩的大男孩在用他们的音乐歌颂青春、生命以及友谊的美好,如同青草与阳光的气息,如同青春、生命与友谊本身一样美好。
   Flow 全程甘当“人形伴奏”,很容易便能看出,他热爱音乐,不亦说乎地为各段问答编配背景音乐。正如他早年个人主页的签名里所写得那样,没有什么能真正打扰他。昨日袭得了一个概念,叫做“心流”,泛指艺术家才进行艺术创作时所陷入的一种虚静状态。Music Flows in his heart . Music Flows from his heart. 这份专注令我神往。
    最终的观众互动问答环节,主持人将第一个问答机会交给了米老师,谁知,他“钦点”的姑娘却想向老航班提问 …… 第二个获得提问资格的姑娘用法语向Flow 提问,大致是在询问他多次扮演萨列里的感受,Flow 回答道自己不停地在做改变。第三个问题,有姑娘询问老航班是否会在杀杀服你(姑娘最初顺口真得用了这个词,而后才改口,哈哈)唱段加入中文歌词,老航班小小致意了一下Flow ,然后表示可以加入一小段 ~ 据老航班透露,他自己一直在练习中文,从他日趋完美的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里,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,老航班歌声中的发音标准得令我吃惊,甚至于细节的处理都非常细腻,如此之高的语言天赋真是羡煞旁人。
    模模糊糊地思考着回家的路线之时,突然惊觉大批人潮向舞台前方涌动,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高潮时刻来临了。其实,我一直是个挺放不开的人,每当气氛渐趋热烈的时候,总觉得自己有点融不进去。因而,一时间我竟有些不知所措。然而,此时此地,热情似乎便在这片刻的犹豫间缓缓将我点燃。内心的声音告诉自己,为什么不再疯狂一把呢?
    我走到台前,内心已化作千丝万缕乘风飞扬,提词器的下方是舞台的尽头,我看着他们慢慢向我靠近,伸手,看着他们或绚烂或温暖却一样流淌着认真的目光,蓦然触碰到了两双同我一样微凉的手 …… 心中只余 :
   如若死是必然,今夜,尽欢 !

评论(1)

热度(34)